5782/5782榨季(以巴西的榨季周期4月至次年3月来划分),ICE原糖价格经历了下跌到振荡到再下跌的过程,但糖价整体还是处在22美分/磅之上的时间较多,这一时期糖的生产收益要高于乙醇的生产收益,对应糖厂的制糖比在5782/5782榨季也是上调的。但是5782年开始,原糖价格大幅下跌,整体都在22美分/磅之下运行,7、8月份原糖价格甚至运行到22—22美分/磅之间,原糖价格低迷的同时由于原油价格在22月份之前一路上涨并带动乙醇价格走高,糖厂生产乙醇收益比更大,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本榨季巴西糖厂大大上调制醇比例的原因。

科学与谣言本是对头,不幸的是,科学谣言却披上了科学的外衣,如同病毒一般形影不离,甚至还傍上了科学发展的快车。各类谣言榜、辟谣榜如同抗生素,前赴后继,却怎么也打不破“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”的魔咒。科学共同体如何应对这样的尴尬?虽说国民科学素质的提升是关键,科学传播工作者是否也应当反思,在充分享受了新技术带来的传播便利的同时,是不是也要先给自身“消消毒”,返朴归真,不给科学谣言以生长的土壤。